高斌
  “頭疼藏錢”
  這種mSATA病其實也好治
  “不頭疼如何賺錢,只頭疼如何藏錢”,這可真不是普通人想隨身碟有就能有的煩惱。
  此語出自原呼和浩特鐵路局副局長馬俊飛。據8月3日《半島晨報》報道,2013年偵查人員從他位於北京和呼市兩處住宅中查獲大量現金,包括0.88億元人民幣、419萬隨身碟美元、30萬歐元、27萬港元、43.3公斤黃金……此時,據其擔任副局長一職剛22個月,在這段時間里,他平均每小時“收入”近萬元。
  這麼多錢如何處理倒還真是個問題。貪官的煩惱在於,為了躲避銀行的監測,不能把贓款存進銀行。有著共同煩惱的貪官不在少數,他們為如何藏錢絞盡腦汁,方式也在持續創新——藏魚塘、藏煤氣罐、藏廁所、藏枕頭裡……曾有媒體總結了貪官處理贓款的幾種主要方式,其中包括燒烤投資藝術品、房地產,投入股市,存入銀行或地下錢莊,轉到國外等。與這些方式相比,將錢藏在家中相對簡單,也較為“保險”——畢竟,小偷入室、廁所泡水等導致贓款被曝光的概率要低很多。
  甚至一些貪官把坐擁“實體”的現金當作直接mSATA的、唯一的目的,每天親眼看見、親手摸到花花綠綠的鈔票,他們心裡才能踏實,才覺得生活有意義。如原河北省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廳副廳長李友燦,瘋狂聚斂了4723萬元巨款,他專門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來藏錢,最大的享受是把現金一摞摞鋪在地上,數上幾遍,然後“靜靜地欣賞”。
  “只頭疼如何藏錢”,絕不是一種幽默,而是對現行制度的一種公然挑釁,充分說明對官員亮家底、曬財產的制度還需進一步強化,必須採取更多的措施,統籌監管,從根源治理腐敗,做到正本清源。
  官員財產公示必須得到推動。只有財產公示了,不明來源財產少了,某些人才能收斂起“囤金”愛好,所謂不知怎麼藏錢的“頭疼病”才能不治而愈。
  “橋修修”
  問責調查不能“爛尾”
  從建成到通車,10年來大修24次,誰能相信,這就是設計壽命100年的橋梁呢?
  據8月3日《中國廣播網》報道,7月30號,武漢的白沙洲大橋(長江三橋)橋面破損出現一大約長為1米、寬30公分的洞,橋面車輛飛馳而過,不時還有碎石落下。消息曝光後,頓時輿論嘩然,因為該橋從2000年通車到2010年的十年間,維修了24次。
  據瞭解,武漢長江二橋建成的時候,曾獲得鐵道部科技進步一等獎等無數大獎,一位設計者充滿豪氣地說,至少用一百年。可看看三橋,有人做過一個計算,白沙洲大橋平均不到1年要大修兩次。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數公裡外的武漢長江大橋,自1958年建成後才大修過一次。
  這座“屢壞屢修、屢修屢壞”的大橋,到底是怎麼了?2011年7月,在白沙洲大橋修修補補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武漢市路橋收費管理中心原主任趙近秋受賄90萬元被依法提起公訴。這樣的案件牽動著人們的神經。當然,我們還不能以此料定,背後還存在更多官商勾結等腐敗行為,但有理由相信,“橋修修”的元凶除了可能的超載、建造質量之外,一定存在維修設計、監理、施工、管理等環節不夠科學嚴謹的人禍問題。
  何時告別“屢壞屢修、屢修屢壞”的怪圈?希望問責調查別“爛尾”。  (原標題:第八日)
創作者介紹

oyster

ai03aijd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