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張國《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2日01版)
  美國高通公司董事長保羅·雅各布斯來到天津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之後,不出意料地遇到了有關反壟斷的提問。近期,這家跨國巨頭在華接受反壟斷調查引人矚目。
  有人詢問雅各布斯是否約見了發改委官員、有沒有找到解決辦法,他謹慎簡短地回答:“對不起,對此沒有任何評論。”
  在場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接過話說,反壟斷調查是中國政府依法進行的一項工作,不針對任何企業。中國政府的開放政策不會變,“但同時,我們也告訴所有來中國投資的企業,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
  今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共有1600多位參會代表,其中外國代表約占80%,他們當中的一些人來到這裡,很想知道一個問題的答案:現在頻頻對知名外企開展反壟斷調查,中國政府對外資的態度變了嗎?
  9月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出席夏季達沃斯論壇的中外企業家代表對話交流時說,中國政府實施反壟斷是依法透明、一以貫之的,在反壟斷的同時也大力打擊假冒偽劣、侵犯知識產權、竊取商業秘密等行為,目的是維護公平競爭環境,使市場更開放,消費者合法權益得到更好保護。我們對中外企業向來一視同仁。2008年《反壟斷法》出台以來所查處的價格壟斷案件中,涉及外資企業的不到案件總數的10%。
  至於對外資的態度,李克強向企業家們介紹,中國的大門將繼續敞開並不斷擴大。我們將不斷改進和完善營商環境,實行的開放措施將有利於外資和外國產品進入中國。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執行副理事長、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張曉強認為,未來所有市場參與者有望完全按照法律辦事,大家都有平等的機會投資。這也意味著外國投資者將在更多的領域參與中國發展。
  從李克強的言辭中,與中國打了多年交道的美國鋁業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克勞斯·柯菲德得到一個信號:中國正在重視“平衡發展的經濟”。
  柯菲德尤其關註中國的國有企業改革。自十八屆三中全會繪出改革路線圖以來,國企改革是中國經濟領域的另一個熱門話題,尤其是如何發展“混合所有制”企業。
  柯菲德認為,中國現今所處的位置,尚未達到“機會平等”。對中國來說,問題並不是如何對國企進行改革,而是讓私企有進入市場的平等競爭的機會,“現在對國企的改革是很好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創造平等的環境”。
  達沃斯論壇上,對“不問出身、一視同仁”市場的討論十分熱烈。
  就連中國最有名的國企經營者都在呼籲。兩個月前,珠海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應邀到中南海與李克強總理座談,她的一番話令人印象深刻:“總理,我們不需要國家的產業政策扶持,只要有公平競爭的環境,企業自己就可以做好!”
  這次達沃斯論壇,董明珠被問到一個“有點敏感”的問題:“政府對你們格力有多大的干預?”
  格力電器最早是地方政府的全資企業,當時投資3000萬元,迄今回報累計超過300億元,併成為股份制上市公司。董明珠說,遇到困難時,作為上級部門的國資委會表示“你自己去解決”。但是遇到一些利益的問題,國資委“手就伸得很長”。
  “這對我們來說就是個考驗。這種現象你就要跟它去鬥,一定要堅持你的原則,直到它妥協,它認輸。”董明珠說。格力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官員們認為自己是大股東,要“借用”格力的資金,而格力就拿出上市公司的有關規定,強調“違法的話你來承擔責任”。
  “你要想盡辦法跟它進行博弈……”董明珠的一番回答,讓很多聽眾都忍俊不禁。
  “我們和董明珠女士不太一樣。”領導著世界500強企業第三名的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說。他認為,作為央企,中石化在自主能力上相對更強,“中央對我們管的要少很多。我們所有的決策都是企業自主決策的。我們董事會沒有一個是從政府部委派來的官員。”
  當然,傅成玉透露的一些數字還是顯示出濃重的國企“特色”。在分紅上,中石化要依從國家政策,“要多少你就給多少”。除了交稅以外,還是繳納更多的“費”。“這個是中國特色。”傅成玉說。他對國際同行介紹中石化的稅費數字,沒人相信他。去年,中石化的稅費加在一起是3200多億元,平均每天要交8億元,“因為我們是國有企業,國有企業要盡全民責任”。
  雖然如此,傅成玉也在呼籲國企“市場化、去行政化”。他認為,十八屆三中全會對國企改革非常明確,總的目標是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促進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如果離開了這個目標,改革的方向就錯了。
  作為三屆全國人大代表,董明珠每次開人民代表大會都建議要用企業的模式管理企業,無論國企、民企,都在公平的環境下競爭。她傾向於讓所有企業到大海裡去游泳,去贏得市場。
  她說,混合所有制是國企改革的一味藥,吃得好可能會把病治了,就怕吃了以後還有別的毛病發生,如果所有制“混合”了,政府還挾股東的身份、用行政的思維去干預企業,未必能做好。  (原標題:一個不問出身的市場正在走來)
創作者介紹

oyster

ai03aijd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